图片 1

图片 2

这个经常在时尚杂志封面上,耍帅扮酷出镜的男人让人印象深刻。双子星座的搞怪和新奇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制造视觉惊奇的他,倾心打造的的艺术品同样是令人刮目相看。

图片 3

书画家梁光彩

何家英

红孩儿系列,这些瘦弱而敏感,瑟瑟发抖的孩子,是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的自我写照。而猪系列的诞生,也让人在忍俊不禁之余,透着一股戏谑和反讽的色彩。玩转各种雕塑的他,越来越在艺术圈里如鱼得水。他,就是中国雕塑界的明星人物陈文令。

在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戒备森严的库房里收藏着40件元青花,

12月20日上午,当记者走进梁光彩先生的书画室时被映入眼帘的一幅图景惊呆:画室房间三面都悬挂着一幅幅不同风格的字画作品;南边临近窗台的临摹台上布满了笔墨纸砚进入那里,似乎一下子进入到一个极具艺术氛围的磁场之中,不禁使人顿生起舞文弄墨的雅兴。

时流两个字,拆开了就是时尚和潮流。我想它该是肤浅和浮泛的。国画界的时流,早些年,有人概括为:常习于已成,趋风于众慕。前者是模仿古人,下笔就是古人的程式,并且大模大样地自诩为继承传统,其实已丧失了起码的艺术感觉;后者是追随洋人,满纸都是洋人的观念,同时装模作样地宣称自己创新开派,其实已没有任何理路可言。两者的方向相反,而且自为格局,势如水火,但本质上是一致的:都得皮相而入时流,与传统和创新毫无关系。

艺术玩家之影像展现场玩味艺术

其中不乏举世孤品,在收藏界声名远播

然而,正是在这个兼具画室、办公和接待为一体的小空间里,一个对书画艺术痴爱几十年、博采众家之长的书画奇人正在以近乎偏狂的执著践行着他的爱好和梦想。

我想,进入传统和创新开派其实是一回事,或者说是一事而两步,哪一个都不能丢,丢了一个其实也就丢了另一个,真有传统者总想为创新开路,真求创新者不会拿传统祭刀。

艺术玩家:影像艺术至今仍然是大众陌生的文化先锋?

元青花在陶瓷界是个让人兴奋的话题,以价值而论它曾长时间保持高不可攀的世界纪录。

这个人就是梁光彩。

人们一提传统,就只讲民族本位;一讲创新,就只提西洋东洋。我总觉得这是个天大的误会。不同的文化背景,自有不同的传统,也有各自的创新,它们发生碰撞、互相影响、彼此融合,就会形成一个大传统,产生无数新造。当然,这中间有一个体用问题:立足本民族之体,巧取东西洋为用。作为一个中国画家不应该顾此失彼,而应该从容对待,既不画地为牢,也不盲目追随。

艺术玩家之郭浩满:气吞山河黄土变黄金

2005年夏天,一个画着传统谋士故事的元青花大罐,从荷兰一个军官后裔家中的阁楼上搬下来,放在了佳士得的伦敦拍卖场上,几番搏杀,创下中国艺术品的世界纪录。当时购买这只罐子花去的钱在伦敦黄金市场可以购得整整两吨黄金。这个价位,至今仍令人咋舌。

说其是书画奇人,是因为他非同一般的书画绝技:他是国内书画界少有的能双手高悬,且同时书写的书法家;他能用三根狼毫做成的毛笔劲道书写出10.8万字的作品,一度创造出书画界的奇迹。

我的这一思路,既是对时尚潮流的反思,也是对自己创作的要求,即要求把思路化为笔痕。基于此,必须沉潜下来,埋头虚心,力求在大传统中获得滋养。准确地说,是想在东西方不同的传统中探求相同的规律、彼此的契合点。我特别喜欢那句名言:西来意即东土法。于是深信:中国画,至少是中国工笔画,其精神意度、方式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容纳两画的。当然,这里大体上是指晋唐画风。晋唐画风能达到雄浑雅健、造型饱满、高逸充盈、朴素自然这样高的水准,原因何在?除了才气、学养、心态,是不是原生的深刻的直觉感受起了重要作用呢?我在想,晋唐人所创立的艺术范式是从切身的感受中生发的,其间一定经历了反复观察、审视、理解和提炼的艰苦过程。明清以降和文革十年,这两个时期的工笔人物画都与晋唐无关,甚至都走向了反面。前者纤弱而萎靡,后者空洞而矫饰。我们有个伟大的传统,却被轻弃;我们还有一个惰性的传统,却被继承。惰性的传统使我们把晋唐的传统简化为一个形式套路,一个抽去了内涵的外壳,这真荒谬。所以一定要回归,回到晋唐,继承优秀的传统。

艺术玩家:徐式山水画能否一改中国画的穷途末路?

当这样的高价横空出世,元青花已超出收藏界、文物界、陶瓷界的范畴,甚至吸引了许多与之无关的人。现代媒体在立体、平面、虚拟三大空间都极尽渲染之能事,把元青花说得神乎其神,而元青花的确在国内长久地蒙着一层神秘面纱,从未有人彻底揭开它。

和一般书画家的出生有所不同,梁光彩1969年入伍,1999年脱去军装。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有着30多年军旅生涯的书画爱好者,苦学磨练各家碑帖,竟多年如一日地践行着他对书法艺术的爱好与梦想。由于其书法造诣广被军中领导认同,因此他有着军中一支笔称号。

其实,我们对西画传统的借鉴也是有惰性的。五花八门的主义,莫名其妙的观念,都被拿来;现代性还未完成,又后现代地解构了。只做表面文章,不管实质问题,这不正是惰性的表现吗?所以,我觉得与其接受那些大而无当的观念,不如借鉴些具体方法解决问题。西画的观察、审视、理解和提炼,和晋唐传统并无二致,可对应、契合。很多的西画作品能更直观地给我们实践上的参照,这种实实在在的启悟益人神智。

艺术玩家:陈丹青赞叹申玲真率

这段历史悬案并非老生常谈。至少在明清两朝,长达五百多年的时间内,没有任何零星文字记载,所有的传统认为青花是明朝永乐年间创烧,由郑和下西洋把青花料带回,开天辟地地改变了中国瓷器的审美,让它一支独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