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王福厂《篆书八言联》
西泠印社,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美誉。最早由浙派篆刻家丁仁、王禔、吴隐、叶铭发起创建,它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民间学术团体,吴昌硕、李叔同、黄宾虹、吴湖帆等一代绘画大师均曾驻足西泠。敬华艺术空间一贯秉承敬重中华的理念,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尤其珍视前辈书画印人的翰墨朱记,有幸收藏诸多西泠印社历任社长、理事及成员之珍品。
王福厂,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原名禔、号福庵,书香门第,自幼耳闻目染,学养深厚。他的篆书,呈现“玉筋体”的流美,匀称舒缓,温润如玉,字虽从金石出,却有书卷气。王福庵学书涉猎广泛,金文、碑碣、玉箸、秦权、汉碑额无所不涉,钟鼎、籀隶无所不能,尤其小篆异常俊美,他的《说文部首》为学篆者的标准蓝本。此幅《篆书八言联》为王福厂书写清代词人强邨老人之集句。整副对联气格平稳,用笔润泽有骨力。这幅对联反映了他在小篆把握上的成熟和表现上的极致。典雅朴茂,工整规范,用笔遒劲馨逸,优雅沉韵。
沙孟海,西泠印社第四任社长,又名文若,字孟海,世人称其沙孟海。书风铿锵,字如其人,从“尚韵”到“尚势”的转换中参透字势之法,所作书法,真力弥满,吐气如虹,力冠千钧之中又有文雅之风,这种字中的儒雅之气与其本身涵养密不可分,沙老于语言文字、文史、考古、书法、篆刻等均深有研究,资质深厚。
这幅书法风骨与内容斗相契合,“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可丢。只要一声党召唤,甘洒热血写春秋。”先生方笔直行,力扛千钧,浩然凛冽之气跃然纸上,然回转之间秀逸之气轻展,其字铮铮见骨,雄强霸悍,博大豪放之间却满含清刚书卷之气。先生用笔侧锋取势,锋棱跃然,迅捷爽利,结字的斜画紧结,不主故常;线条浑厚而朴拙,于纵横之间恣意挥洒,令人羡叹不已。
吴湖帆,西泠印社的重要成员,江苏苏州人,初名翼燕,书画署名湖帆。清代著名书画家吴大澂之孙,家藏甚丰,从小遍览古代珍奇书画,尊师古人,从“四王”上溯,追董其昌、董源、巨然、郭熙等大家,工山水,善没骨荷花,擅竹、芙蕖。骨法用笔,渐趋凝重。画风秀丽丰腴,清隽雅俊。其墨竹疏淡清雅,缜丽丰润,被誉为近世画竹第一人。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在画坛有“三吴一冯”之称。吴湖帆《行书节录浑天赋》立轴,结字中心内聚,撇捺横竖呈舒放之势,笔画如音乐般有律动之感,粗与细的关系对比优美节奏明显,通篇作品章法绮丽,潇洒适意,然细观之下又谨严单纯,仿佛兼具夏花灿烂,秋叶静美之思。吴湖帆书法临宋徽宗瘦金书,后得米芾“多景楼诗卷”真迹,开始专攻米芾,故字在运笔上刚劲强健,却又具绚烂多姿、灵动刚秀之势。
王个簃,西泠印社原副社长,原名王能贤,易名王贤,号个簃,为吴昌硕入室弟子,绘画风格深得吴昌硕画风之精髓。王个簃擅长以篆籀笔法入画,用笔刚健而浑厚,笔势静秀内蕴含蓄,他的画面结构严谨,色彩奇丽,气韵流动又潇洒遒劲。他的书法从石鼓文入手,参以古籀文笔意,并其他金石文字,旁及行、隶,笔法拙中求奇,书风凝炼浑朴,气势厚重。
在这件作品中,先生以文人绘画中所常作的梅作为创作主题,梅代表着冬季,也代表着一种傲骨的性格,并以花开时炽热的红色来对抗寒冷的冬季。画面色彩奇丽,气韵流动,不媚世俗,清韵高雅。吴昌硕对其评价极高:“个簃大弟泼墨处,浑穆生动兼而有之,时手鲜有其人,缶亦当退避三舍。”
吴青霞,西泠印社为数不多的女社员,原名德舒,号龙城女史,别署篆香阁主。自幼喜爱绘画,12岁时作品即参加常州绘画展,20岁后在上海鬻画自给。熟谙宋元明清各派绘画技法,笔墨挺劲流畅,色彩明洁秀丽,工写兼备,生动传神。擅长山水、人物、花鸟,尤擅画鲤鱼、芦雁,有“鲤鱼吴”之称。是中国现代画坛上杰出的女艺术家。
艺苑风流不尽数,风貌各异自蕴内籍,敬华艺术空间还藏有谢稚柳、陈佩秋、钱君匋、沈尹默、朱屺瞻、费新我、陆抑非、黄胄、张石园等多位西泠印社才人佳作,静待您移步前往,细细观析。沙孟海《爱国语录》王个簃《花卉》吴青霞《锦鳞跃龙门》吴湖帆《行书节录浑天赋》

图片 3

图片 4

鸡血石开采于明初,当时鸡血石露出岩石表层,古人根据热胀冷缩的原理开采,在露出岩石表面的鸡血石上烧柴,岩石全部烧热后,用冰冷的溪水浇泼,使石头分裂,再用铁铲很容易即把鸡血石采下。这样的采法少有裂纹,但鸡血石在没有开采出前很可能多已变黑或变暗,而采出量也非常小。这种采法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基于表层露头的鸡血石都已采竭,改用炸药爆眼,再用手掘或机掘深挖。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这是传诵不已的千古绝唱,这是流芳万世的人神之恋,优美的文辞掩饰不住内心的伤痛,动人的旋律宣扬着悲婉凄切的故事。才华高旷的曹子建留下了世间这一篇旷世惊丽的天成佳作。

洪武青花折枝花卉纹菱花式大盘

鸡血石的质量评价主要从下列几个方面考虑:
1、“血”:“血”的好坏由血色、血量、浓度和血形四个方面决定。质量上乘的鸡血石要求其血色艳而正,还要活,并要融于“地”之中,血量要多,越多越好,而且要浓,血形以团血状血较佳,点血次之。
2、净度:以无瑕疵、无裂纹者为佳。瑕疵和裂纹的存在会影响鸡血石的质量。
3、“地”:“地”的质量由其颜色、透明度、光泽和硬度四个要素决定。要求“地”的颜色深沉而淡雅,并且要求“地”半透明,呈强蜡状光泽,硬度小。
一、血色;鸡血石的颜色从鲜红为最贵,次为朱红、暗红较差。鲜红者又称“活血”;暗红因似凝血,故称“死血”

二、血量;一般来讲鲜红血含量大于30%的为高档品,大于50%为精品,大于70%为珍品,含血量也不是越多越好,如全部都是血,那就是一块辰砂而不是鸡血石了。对成品印章而言;六面血者为上品,叫“满堂红”;四五面含血者为正品;三二面含血次之,单面见血者为下品。
三、血形;有星点状,条带状、块状三种。血形评价应抓住“血”在石中的分布特点,若其云中似雾,构成抽象图形,则鸡血石价值培增。

《洛神赋》在古代曾被很多画家画过,但惟有东晋画家顾恺之,再现文章之瑰丽意境,将其绘成了一幅长卷,长572厘米,高27厘米,名《洛神赋图》。画面从“一带风松,高柳临风,日即西倾,车殆马烦”开始,将曹植与洛神之间的真挚爱情,通过洛神的“飘忽若神”、曹植的“惊艳”和“偕逝”三个高潮阶段,将作者途经洛水,同神话传说中洛水女神恋爱的奇情描绘得栩栩如生。顾恺之以连环的形式逐步展开,精心描绘了曹植与洛神相逢又相别的情节,发挥了高度的艺术想象力,富有诗意地描绘了赋中的意境。画家注重对人物情态刻画,山石、树木都富有装饰性,对后世中国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明初洪武(1368~1398年)一朝是元明之际景德镇制瓷发展过程中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历史阶段。虽然研究者对明代官窑设立的具体时间尚有不同认识,但文献记载、传世品及考古发现都表明,洪武时期的景德镇确有窑场受命烧造过一定数量的宫廷官府用瓷,它不仅开明清两代官窑制瓷之先河,也为景德镇成为明代全国的中心窑场奠定了基础。总体看,传世洪武瓷以景德镇所产宫廷官府用瓷为代表,其制作工艺和装饰风格即带有元代遗风,又有明代官窑瓷器的某些特点,器物风格有着由元至明过渡阶段的时代特点。
传世洪武瓷造型相对比较单一,器物胎体普遍厚重,器型规格较大。所见造型主要有花瓣式大罐、玉壶春瓶、执壶、盘、碗、军持等,其中大尺寸的盘传世数量较多,盘形可分敞口折沿盘和菱花口折沿莲瓣式盘两式。大盘的工艺特点既有元明时期的共有特征,又有自身的时代特点。以故宫藏元、明洪武和永乐时期的同类菱花口式大盘为例,三者的盘口均为菱花口式折沿,而盘壁和器足的处理各有特点。元代盘是普通的弧壁,壁内外多装饰缠枝花卉纹,而洪武、永乐时期的盘壁则改为花瓣式,每组花瓣上饰一株折枝花卉,其中永乐盘壁花瓣弧度较小,花瓣棱线不明显,而且因盘形小于洪武,盘壁花瓣的个数亦比洪武少。器足处理上,元和永乐盘的器足均是足墙两面斜削的梯形足,但元代足墙坡度较缓,梯形不明显,永乐器盘足则是典型的梯形足,足墙里外斜削的坡度很大,足底面滚圆。而洪武菱花式盘的器足最为特殊,它是与口沿、盘壁形状一致的花瓣式圈足,足墙深且直,足底齐平。此外,三个时期大盘的圈足虽都为泛火石红色的砂底,但元代盘砂底较粗,常见粘沙、窑裂等工艺缺陷,火石红色调浅淡;洪武盘的砂底比元代细,但仍有粗糙感,底面显著特征是多涂刷一层浆汁,常见明显的涂刷痕,火石红的色调比元和永乐器都深;而永乐盘的砂底最为细腻,手感光滑温润,火石红的色调最浅。
洪武瓷的地釉施釉普遍比较匀净,釉色接近元代的青白釉,而后世永乐、宣德官窑瓷器的地釉多白中泛青,但洪武瓷的釉面工艺处理不太稳定,多见缩釉或窑裂等窑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