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网 1郑燮《衙斋听竹》图
在郑板桥创作的诸多墨竹图中,有一幅表现他灾年为官、心系民瘼情怀的佳作。这个作品,其画面主要由四株浓淡相宜、疏密有致的修竹和一首情真意切、深沉隽永的题画诗,以及作者别具一格的题款构成。四株修竹中,两株为清瘦高耸,枝叶萧萧的成竹;另外两株是新篁,柔弱娇嫩,有如孩子依偎父母似地依偎着那两株成竹。题画诗是作者用他那带着兰竹风味的“六分半书”写成的一首七言绝句,居于画面右下角,曰:“衙斋臥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此画在一般画册里都以“墨竹图”这个统称命名,而福建美术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郑板桥书画集》则自出机杼,名之曰《衙斋听竹》。这颇有画龙点睛、引人入胜之妙。
初见《衙斋听竹》图,画面上的那四株竹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耐人寻味之处。可是一读那题画诗,感觉就不同了。我们仿佛真能听到那四株修竹在风中发出的萧萧作响之声,一枝一叶都蕴含着、传达着作者的爱民、忧民的心绪。而诗中的一个“听”字,更活生生地凸显着作者在特定情境下的忧心如焚、夜不成寐的心境。
《衙斋听竹》图大约创作于清乾隆十一或十二年(17461747年)。此间,山东大涝、大疫,潍县尤烈,饿殍遍野,“人相食”。郑板桥由范县转知潍县,到任后即“大兴修筑,招远近饥民赴工就食;籍邑中大户,令开厂煮粥轮饲之。有积粟(者)责其平粜,活者无算。”(见《清史郑燮传》)有人反对他这样干,理由是应先上报朝廷,等待批示,然后照章行事。他断然拒绝了这种明哲保身之见,说:“此何时?俟辗转申报,民无孑遗矣,有谴,我任之。”(见《重修兴化县志人物》)这样一个人,身在衙斋中,于夜深人静时,听室外竹枝竹叶在风中萧萧作响,“疑是民间疾苦声”,实在是非常自然、非常真实的心理反应,很动人。
郑板桥如此关心民间疾苦,绝非偶然,更非利用诗画作秀。他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本思想,加之出身寒微,一直过着清贫俭朴的平民生活,对劳苦大众,特别是农民,素来怀有真挚、深厚的感情。他在其《家书》中说:“我想天地间第一等人,只有农夫,而士为四民之末。”“使天下无农夫,举世皆饿死矣!又说:“凡吾画兰画竹画石用以慰天下之劳人,非以供天下之安享人也。”(见《靳秋田索画》)所以,他做了12年“县太爷“,从不摆官架子,夜间出巡,常常是不鸣锣喝道,不打“回避”“肃静”的牌子,只以小吏提的写有“板桥”二字的灯笼作为前导,悄然而行,以致被人视为怪诞。(见戴延年《秋灯丛话》)他的一首题为《喝道》的绝句,写的也是这种为官心态:“喝道排衙懒不禁,芒鞋问俗入林深。一杯白水荒涂进,惭愧村愚百姓心。”这种自省、自愧之情,不正是他与百姓感情相通、休戚与共的内心根据么?明乎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在潍县大灾之际,作为一县之长,夜卧衙斋,心神不宁地从风中之竹想到灾中之民,而且想得是那样具体、深入,“一枝一叶总关情”。
有人认为郑板桥性格潇洒狂放,“于州县一席,实不相宜”(见郑方坤《郑燮小传》)。他本人也曾一再表示自己怡情于书画,无意于仕途,向往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人生境界。不过人都有他的复杂性,郑板桥也还有其另一面,那就是他青壮年时期即已形成的匡时济世,关心民瘼,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社会理想。在美学思想上,他对自己写的那些抒发清高旷达之情的诗词和表达悠雅闲适趣味的书画都不甚重视,认为那不过是“供人玩好”,借以“糊口觅食”的“俗事”,而对杜甫作品中的忧国忧民精神和苏轼“以天地万物为心”的博大襟怀,则赞赏有加。正是因为如此,他写下了一大批直面人生、“直摅血性”、吊古伤今的诗词,哀饥民、悯孤儿、刺悍吏、斥私刑,笔墨酣畅,“沉著痛快”。对于民间的疾苦,他不仅感同身受,而且体会得异常深入。比如在《逃荒行》里,他叙写潍县大灾期间居民纷纷外逃的惨状:“道旁见遗婴,怜拾置担釜。卖尽自家儿,反为他人抚。路妇有同伴,怜而与之乳。咽咽怀中声,咿咿口中语。似欲呼爷娘,言笑令人楚。”处于流离失所中的灾民的苦难、悲伤,他真是“一枝一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写进诗里了。
在画上题诗,融诗书画于一体,追求“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效应,这种艺术范式远在唐代即已兴起,此后日益发达,形成了我国古代绘画艺术的一个独特的优良传统。墨竹图是其中较为多见也较为突出的一种。它的主要特色,就是作者借助诗书画所特有的艺术功能,三者相互为用,揭示人与竹之间所蕴含的各种各样、无可穷尽的审美机缘。黄庭坚在苏轼的一幅墨竹图上题过这样一首诗:“眼入毫端写竹真,枝掀叶举是精神;因知幻化出无象,问取人间老斫轮。”这可以说是他对墨竹图艺术特色的一个诗性概括。“老斫轮”们的妙笔各具个性,因而历代出现的众多的墨竹图所显示的“精神”,也就因人因时因事而异,色彩缤纷,自成天地。郑板桥的这幅意在倾诉自己心系民瘼之情的《衙斋听竹》,较之历代同类作品,无论是在思想的深刻性上,还是在艺术的独创性方面,都堪称出类拔萃,因而也就特别值得我们诊视。

古代笔记中的某些器物,只要出现,就自带妖异属性,比如雨伞、棺材、狐狸、城隍庙什么的,这其中,铜镜的“妖气指数”绝对在最高之列,但铜镜的“妖”又分成两种,一种是自身就是个不祥的妖物,一种是能照出妖怪,甚至让它显出原形,是谓“照妖镜”本期叙诡笔记,笔者先给诸君讲一讲第一种。

一把紫砂壶,就是一位老朋友。
紫砂壶的美有多种。抽象地讲,可以总结为形、神、气、态。这是紫砂泰斗顾景舟的总结。鉴赏紫砂壶要“通理得趣”,紫砂大家徐秀棠如是说。实用的功能美,多变的造型美,独特的材质美、精湛的工艺美、高雅的品位美紫砂大家李昌鸿这样认为。“形、神、气、力、势、韵”六个方面达到完美统一,让制壶者的气质、神韵在作品中得到体现,紫砂大家何道洪如此表达。他们在说一把把壶的妙处,也在说世间君子之美,君子之徳。紫砂人分明把紫砂壶当作人来看待,当作老朋友在来往。
说到紫砂壶,都不能绕开一部著作《茗壶图录》,这是日本紫砂壶收藏家奥兰田(玄宝)用中文写成,专门介绍自己和朋友所藏宜兴紫砂壶的著作。出版年代为日本明治甲戌年冬,公元1876年,即清光绪二年。作者把所收录的三十二把壶比作三十二位“先生”,给每把壶以姓名字号,把它们视为真正的老朋友。比如,姓方,名徳,字至静,号萧山市隐;姓侯,名贵,字文采,号风流宰相。这三十二位“先生”,温润如君子者有之,豪迈如丈夫者有之,风流如词客有之,丽娴如佳人有之,葆光如隐士有之,潇洒如少年有之,朴讷如仁人有之,飘逸如仙子有之,廉洁如高士有之,脱尘如衲子者有之
紫砂壶,是知己,是至交。人与壶之间的友情,随着时间还会自然生长
紫砂壶都不会是高大全的范本,你慢慢地会熟悉它们的品性。因那不是机械加工之物,纯为手工心血所塑。千盏茶后,端详摩挲之际,你慢慢会发现某些最初看不到的小细节,甚至是小缺点显露出来。然而,你不会发怒,更不会责怪,你会欣喜于看到“老朋友”是世间之人,非云端之神。
壶自有它的灵性,不会对长昼的相守和静夜的常伴无动于衷。明代学人、紫砂学者周高起在《阳羡茗壶系》中写得简约,但已足有味道:“壶入用久,滌拭日加,自发黯然之光,入手可鉴,此为书房雅供。”黯然之光,即是紫砂壶的包浆。这包浆,恬淡厚重,沉稳内敛,无意表达自己,自然感动主人。
养玉,有武盘和文盘。前者有些急于求成,后者却坚持温润徐来。
静定而生辉,温润而增色,持重而有神,此般谦谦,此般朗朗,耐人寻味。这样的包浆,怎么能不叫人喜欢呢?因喜爱包浆,就有了养包浆的不同手法。借鉴养玉的“武盘”“文盘”之说,我将之命名为“武养”与“文养”。在我眼中,紫砂壶有“武养”和“文养”之别。
武养者,一心在包浆上,赏壶心思只是其次,喝茶心思次之又次。坐在茶盘前,用茶汤外淋茶壶,一条湿茶巾蒙上去,劈头盖脑地一通狂擦,一阵阵忙活儿,像给初生儿洗澡一般,紧张压倒了喜悦。这不是茶人,也不是闲人,竟是专业“包浆员”了!
文养者,茶好好去品,壶细细地看,包浆由它去。喝茶本就已是躲进了人生某处角落里求慢,岂有为包浆求快的道理?况且,哪位老朋友会喜欢你急吼吼地折腾它呢?
别让一把好壶在茶盘之上,看你出洋相。包浆,那是一把壶在时间里与你的灵魂交流:一切慢慢来,才是包浆告诉你的真滋味。
1875年夏月某日,小舟渔隐田顺手取来奥兰田《茗壶图录》书稿来读,因奥兰田请为此书做跋。那场景就像在我眼前:
“长夏倦甚,榻于梧竹下,炉于磐石上,汲井泉,安石铫,汤候未至,取兰田《茗壶图录》而读之。”“为传语小舟子,杖履相随追不远也。时炉底火活,蟹眼已过,汤候至矣。把茗碗一吃,全身烦腻消除,两腋风生,余魂飘然已在岩洞中矣。”
“蟹眼”,指的是用壶煮水时,等到壶里的水呼呼作响、欲开未开之时,将炉火火势略作压抑,稍后揭开壶盖时可以见到壶水中出现一些像蟹眼一样的气泡,此时的沸水,叫“蟹眼汤”。泡茶最宜。
泡完茶,又如何?自然是吃茶了。那包浆呢?什么时候来?你只管慢慢吃茶,包浆自然会慢慢长出来。有意无意之间,自然而然得到的结果,最好。壶上包浆若能说话,必是:急啥?慢慢来。

AG体育网 2

铜镜在我国很早便有了,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上岭村虢国古墓群发现过三面“春秋镜”,大约是公元前8世纪初到公元前7世纪中叶的产品。中国的铜镜绝大部分是圆形的,因为中国古代哲学认为宇宙是圆形的,所以镜子也要体现出这种观念,而镜背上雕刻的龙、凤、走兽、花卉等图案,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由于冶金技术的粗糙、磨制效果的不良,制造出的铜镜往往会把人们的面孔照得扭曲古怪,跟“本来面目”形成巨大的差异,加之古人的光学知识不甚完备,便对铜镜产生了某种畏惧感和灵异感,甚至觉得它可能就是妖怪的化身。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京剧,犹如是一壶名茶,须细细品味,只有静下心来才能体会其神韵和余香绕舌的醇美。穿越时空,凝视岁月的沧桑,那美丽已有几分古典。沿着京剧二百多年所走过的旅途,似看到了一座座的里程碑,而其中最辉煌的一座无疑就是梅兰芳先生的代表作《贵妃醉酒》。“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啊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不熟悉京剧的人听到这曲委婉缠绵的四平调唱腔,都会涌起一股莫明的亲切感。

说话不算话招致“镜妖报复”

《贵妃醉酒》,其又名《百花亭》,源于乾隆时花部地方戏《醉杨妃》的京剧剧目,该剧经梅兰芳先生倾尽毕生心血精雕细刻、加工点缀,是梅派经典代表剧目之一。描写的是唐明皇宠妃杨玉环与明皇约在百花亭赴筵,久候明皇不至,原来他早已转驾西宫。贵妃羞怒交加,万端愁绪无以排遣,遂命高力士、裴力士添杯奉盏,饮致大醉,怅然返宫。该剧经梅兰芳精心雕琢,屡次上演,轰动海内外,遂成为梅派经典演出剧目之一。

在笔者所阅读过的古代笔记中,“铜镜为妖”者,最恐怖诡异的一篇,当属清代学者王士禛在《池北偶谈》中的《荆州镜冤》。

中国京剧艺术第一组彩色金质纪念币,选用了其中的经典场面作为主要表现题材。币面上,杨贵妃在百花亭自艾自怜酒酣后的醉步,梅先生在表演时翻起水袖,身体微微向右后倚,飘然醉步的娇妍姿态,珠冠玉瓒,霓裳锦袖更衬托出舒展自然的美妙身姿。她的水袖似流水行云,她醉人的身姿犹如朦胧月光下的牡丹摇曳,华美的珠冠,映衬得一张脸明艳俏丽,那诱人的樱唇,妩媚的明眸,娇艳的玉靥,婀娜的身姿,无一不美,无一不媚,哀而不怨,伤而不绝,如泣如诉,何等一个如锦如画的境界。梅先生舒展自然的身段,流贯着美的线条和韵律,通过舞蹈式的动作,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美妙绝伦的京剧艺术世界,画面左上角则配有梅兰芳先生的头像,一戏一俗,似真似幻,让我们又有了迷蒙梦幻恍入梦又非梦的艺术享受。

荆州有个无赖,有一天给家中菜地筑一道围墙,白天劳累,晚上早早就睡下了,梦中见一美女,对他再三叩拜道:“我在地下已经数百年了,即将修炼得道,但明天会遭遇一个大劫,只恐劫数难逃,只能请你搭救。我胸前有一枚古镜,你千万不要拿走,只要把我重新掩埋,我一定会重重地报答你。”

从这枚彩金币的主题设计来看,还有特别值得玩味的地方。法国雕塑家罗丹曾经说过“艺术就是感情”。没有感情注入的作品不能称之为艺术。古往今来,任何艺术创作都要有思想情感的表达,彩金币也是如此,它的表现除了工艺水平之外,更依赖于创作者独具的审美认识能力和深厚学识修养,“贵妃醉酒”彩金币布局非常简练,赋色也极为大胆,丹为主,黄白为辅,通过色彩的铺陈来刻画肌肤和服饰,很好地将彩色币所特有的色彩质感融入到对于题材本身的理解中,最终达到设色和谐而不杂乱班驳,明快却又沉着文雅,既表现了梅先生所扮演的杨贵妃柔媚明艳的形象,也将梅先生独特的曼妙身姿把握得十分精准,而且注意到了黄金作为材质所起到的背衬作用,主要形象显得更加明净细腻、滋润柔美,再加上以本色雕刻的梅兰芳头像,通过这种对比的节奏取得了“秾纤得中,灵气惝恍”之美,这种设色上的精妙堪称现代彩色币中的典范。此外,在浮雕的空间层次、人物的面部表情和头饰华丽的细节上,也都做得相当精细,使整个作品看上去华丽而不繁琐,更加强典雅生动的艺术形象。

第二天一觉醒来,这无赖回忆梦境,“觉而历历能记”,于是便来到昨天筑墙的地方,拿着锹镐往下面挖,“未丈许,果得一棺”。那棺材应该埋了数百年,早已腐烂。无赖很容易地打开了棺材盖,发现里面果然躺着一位女子,“古妆靓服,颜色如生”,最引人瞩目的是她胸前挂着一枚铜镜,“方圆数寸,寒光射人毛发”。无赖想起女子在梦中对自己的嘱托,便要将其重新掩埋,谁知家中的仆人在旁边说:“这必定是一面宝镜,何不取走呢?”无赖于是将铜镜从女尸的胸前摘下,瞬时间,女尸好像风解一般化成了灰烬

该币正面的主体形象为北京颐和园德和大戏楼,它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古戏楼,建筑得很有特色,翘角重檐,朱栏绿柱,由专供慈禧看戏的颐乐殿及其两庑供王公大臣看戏的看戏廊组成。币面刻画与背面的贵妃醉酒恰好相左,简朴而不失雅致,从表现京剧名段到最具代表性的戏楼,无疑是对于主题“京剧艺术”的一种完整诠释。

当天晚上,无赖再一次梦见了那女子,女子哭哭啼啼地说:“百年修炼,终被你所毁,但这都是劫数,我也不怪你,你只要珍护好那面铜镜,我一定会继续保佑你的。”无赖从此每天擦拭那面铜镜,奉如神明,铜镜中也不时发出声音,闪过奇怪的影像。

“贵妃醉酒”彩金币是我国1999年发行的“中国京剧艺术第(1)组金银纪念币”中的一枚。根据公开资料,该币含金量1/2盎司,面额50元,发行量8000枚。这也是我国首枚发行的1/2彩金币。

有一天,无赖正在擦拭铜镜,镜中突然出现了梦中女子的身影,女子说:“杨嗣昌督师开府江陵,目前正贴出告示,召集人才,这是获得功名的大好时机,你赶紧去献计献策,我会助你一臂之力!”这时杨嗣昌正带军驻扎在荆州,无赖“遂往上谒”,杨嗣昌正被李自成和张献忠搞得焦头烂额,见到他便问有何平定义军的良策,这无赖一向不学无术,别说兵书了,大字也不认识几个,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嘴巴好像长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似的,“谈兵料敌,高议纵横,不可穷诘”。杨嗣昌深为他的才华所折服,“延致幕中,每有戎机,辄与参决”,并上报给崇祯皇帝,举荐他为官。

发行已经十余年,这枚彩金币依然带给我们那种恍如初见、恍如梦幻的惊艳之美,它的光华不会被时光消磨,只会在岁月的年轮中打磨得愈加圆润愈加瑰丽,它的魅力也已与市场的沉浮无甚关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