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唐棣霜浦归渔图绢本水墨134×86.2cm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文/王文甫(旅美收藏家)
石静松秀,太湖深处,渔夫顾盼,收工暮归——这是元代画家唐棣所喜爱的表现题材。在他笔下多次出现的《霜浦归渔图》为我们留下了不只一幅同样主题的作品。数百年之后,我们能将同一个画家相近之作进行比较和欣赏,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难能可贵且有意义的事。当面对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大幅《霜浦归渔图》时,那精湛秀润的用笔,生动活泼的人物表现,大胆独创的构图,无不使观者看得拍案叫绝。联想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的同名作品,不禁引发观者将它们一同欣赏的冲动。对比之下,两幅作品确有异曲同工之妙,台北本的画幅尺寸稍大,上有乾隆御笔题字,为梁清标和清宫旧藏,著录于《石渠宝笈》。无论两件作品多么相似,二者均为唐氏的传世名作。
唐棣(约1296-1364),字子华,号遁斋,祖籍钱塘(今浙江杭州),因先世在吴兴做官,迁徙归安(今浙江湖州)。唐棣幼年聪颖好学,文思敏慧,能诗善画,有“奇童”之称,为赵孟、马煦赏识,弱冠时便拜赵孟为师,常出入赵府,交往益深,不久马煦升为刑部尚书,遂携唐棣至京,延佑初年进荐仁宗,以绘画侍奉宫廷,在嘉熙殿画屏风“挥洒立就,天子称赏”,待诏集贤院,因而有机会遍览历代书画名作。唐棣在朝廷中与文臣交往,诗文、书画得到虞集、赵孟指授,技艺更趋成熟。元文宗天历二年(1329)应诏在南京龙翔寺绘制画壁,至顺四年(1333)第二次北上大都,奉诏在宫廷作画。在郴州、处州、江阴、嘉兴、休宁、兰溪州、吴江等地均做过官,攻山水,近学赵孟,远师李成、郭熙,亦工诗文,晚年返乡埋头读书作画,生活较清苦。
《霜浦归渔图》描绘渔夫收工的情景:3个赶路的渔夫,肩扛渔具,一边走着,一边又彼此顾盼,渔夫神情淡定,疾步向前,实乃一幅生动地表现当时生活的写实图景。图中长松高耸,树法双钩和小写意相互穿插,丰富多姿。唐棣曾于赵孟门下学诗文绘画。此图岗峦坡石笔墨圆润婉和,颇有赵氏遗法,更有郭熙遗风。长松的勾皴苍劲精巧,细枝形似蟹爪,均脱胎于郭熙的画法。
在多数传世的唐棣山水画里,我们看到的大都是宏观、旷远的全景式构图,人物在以景为主体的画面里似乎只起点缀的作用。常见背景渐渐推远,水墨层层渲染,简淡的用笔铺陈出一派清幽古雅的气息。但此图仿佛是一幅宏观的、旷远的全景式画面的镜头拉近截取图。作者有意把镜头拉近,较为细腻地描绘了晚归的渔人走向回家之路的情景。古松参天,粗壮而枝茂,全用中锋细笔写出,几乎占去画面一半的位置,凸显出极强的视觉张力。简练的笔法,勾画出变换多端的杂树,以及高低错落的坡岸、迎让有序的山石和蜿蜒而下的山泉,使观者在感受画面丰富、饱满的同时,还感受到自然的勃勃生机,这种写实性很强的风格,延续了宋代宏大、写实的传统,与整个元代尚意的主流风格比较,唐氏的作品风格应该更倾向于宋人画笔的绵延。
唐棣之画流传颇多,除了此幅《霜浦归渔图》外,还有另两幅唐棣的名画也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一幅为《摩诘诗意图》,另一幅则为横幅的《滕王阁图》。

寿山石质地细腻,脂润柔软,经过雕琢加工之后,外表光滑明亮,色彩斑斓,纹理自然,既属名贵彩石,又是珍贵艺术品,可供观赏,亦宜收藏。
寿山石最忌干燥高温,应避免阳光暴晒和高温环境,新采矿石不可长期置放山野或室外,要及时存放于地窖或阴湿之处,时常淋冷水以保润泽。
开料时谨防热燥迸裂,以水锯、湿磨为上,制成原坯后,分别品种、档次和块度,放置木盘中,放阴湿处保存,若高档石料,最好浸入盛满植物油的瓷盘里,如块度较大,亦可将石坯沾油后用透明纸裹,放置阴湿处。
经过雕刻加工成品的寿山石雕适宜室内陈列,如石表灰尘,污物污染,只要用细软绸布轻轻擦抹,即可恢复光彩,切忌用金属或其他硬物修刮,以免破坏明亮光滑的表层,寿山石印章与小挂件,最好经常摩挲抚玩,油渍在人的体温作用下附着并沁入石中,久而久之,石质则更有灵性,古意盎然,对暂时收藏起的作品,最好放置锦盒中,薄抹白茶油,石表吸透油质,不让干燥,以养其性,反复如此,石质更加温润莹澈。
从总体上说,寿山石宜用油保养,但不是每个石种都适宜,比如芙蓉石洁白细嫩,久沾油渍则变灰暗,失去光彩,所以应忌与油触染,必先净手或戴白手套,人们常说芙蓉石天生丽质,何需“涂脂抹粉,乔装打扮”,净手抚玩,即有梁园雪与贵妃肤之美感,所以要根据不同的石质而区别保养的方法。
田坑石:石性稳定,温润可爱,无须过多抹油,只要时常摩娑把玩。
水坑石:冰心洁质,精细磨光后,把玩在手晶莹通灵,也不必油养。
山坑石中的高山石:质细而通灵,石色丰富,鲜艳多彩,但质地较松,表面容易变得枯燥,甚至出现裂纹,色泽也变得黝暗无光,如果经常为其上油保养,则流光溢彩,容光焕发。
高山石抹油后宜陈列于玻璃柜中,以免灰尘沾染,如柜中有聚光灯,应在其中放置小杯的水,以保持湿度,防止高温干裂石头。
太极石:上油久了会变成肉色质地,显得更加成熟,行家谓之“没火气”。
都成坑石与旗降石:因坚实质稳定,不必油养,多以上蜡保护。
柳坪石,老岭石,焓红石,峨嵋石等普通的石料,石质不透明,产品磨光后进行加热打蜡处理,不用上油,如沾灰尘,不宜水洗,用软布擦抹,越擦越亮。
进行油养之前,应先用细软的绒布或软刷,轻轻消除石雕表面的灰尘,千万不可用硬物刮除,否则易伤及石材表面,接着再用干净毛笔或脱脂棉沾白茶油,均匀涂在石雕的各部位,即可使雕件益增光润。
值得注意的是,油养时采用陈年白茶油是最理想的,花生油、沙拉油,芝麻油皆会使石色泛黄,所以不宜采用。此外,动物性油脂与化学合成油脂也不适用于寿山石的油养,不但不能产生养石的功效,长期使用还可能严重破坏石质,所以请务必谨慎。

图片 2

图片 3

西藏唐卡画师贡觉杰的成长与蜕变。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西藏唐卡

青白釉刻云龙纹罐

勉冲贡觉杰,今年刚好三十而立,却已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藏族唐卡(勉萨派)西藏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西藏一级唐卡画师、西藏唐卡画院副院长等多个头衔。

元代作品,高30.5厘米,口径15厘米,底径17.7厘米,1987年元末瓷器窑藏出土,杭州市文物考古所藏。主题纹饰为海水波涛云龙纹,采用暗刻手法,刻线生动,粗细对比互衬,全器施青白釉,釉色透明纯净,高雅典丽。

贡觉杰的家族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世代传习唐卡绘画。到现在,他已是勉冲家族勉萨唐卡画派第五代传承人。他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的,家境殷实。这一点比其他的唐卡画师幸运得多,贡觉杰不用考虑温饱,心无旁骛地学画。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