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国美术馆12月7日讯
2018年12月8日,由中国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共同策划和主办的“金陵盛迹——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厅拉开帷幕。展览共展出两馆收藏的、涉及

摘要:“世界巨匠——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特展通过油画、雕塑、素描手稿等艺术作品展现艺术家创作的构思过程,还原艺术家们最本真、最初始、最愿意表达的艺术语言。

摘要:“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展汇集了活跃于19世纪的21个知名摄影机构和摄影师(部分佚名)的120件摄影作品,涵盖人物肖像、风物景观、市井生活、城市和建筑等多项内容,较为全面地映射出19世纪

摘要:本报讯 为展示改革开放以来,湖南经济社会前沿建设和美术创作实践所取得的成果,11月22日,由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艺术湖南·

中国美术馆12月7日讯
2018年12月8日,由中国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共同策划和主办的“金陵盛迹——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厅拉开帷幕。展览共展出两馆收藏的、涉及40多位名家的81件套书画精品,其中不乏宗师巨匠与赫赫名迹,充分展示了金陵画坛人物之俊彦,绘事之昌盛。

原标题:素描手稿再现大师创作构思过程

原标题:以影像的方式打开历史

本报讯 为展示改革开放以来,湖南经济社会前沿建设和美术创作实践所取得的成果,11月22日,由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艺术湖南·美术创作成果展览”开幕式在湖南省展览馆举行。

  展览分为五个部分:“金陵先声”展出董其昌、蓝瑛、査士标,以及深受吴门画派、松江派、武林派和新安派画风影响的艺术家,诸如姚允在、魏之璜、胡宗信等人的具有典雅之风的画作;“金陵八家”展示樊圻、吴宏、邹喆、陈卓、盛丹、蔡泽等人笔墨细腻、风格冷逸的画作;“金陵别样”展示龚贤、石涛、髡残、程正揆、程邃、张风等人的画作,其中弥漫着一种浪漫主义的感伤情怀;“金陵妍丽”展示马湘兰、薛素素、周序、顾大昌等能诗擅画、才貌双全的女性画家的画作;“金陵余韵”展出后学武丹、邹坤、宗言、樊云、周璕等人的画作。

观众体验木版画制作。徐晓阳摄/光明图片

福建闽江金山寺(摄影) 1870年 约翰·汤姆逊

湖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蒋祖烜表示,改革开放40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全面繁荣发展,带来了湖南美术的繁花似锦。湖南艺术家们参与、见证了改革开放,以美术形式讴歌党,讴歌祖国的生动实践,为新时代开展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次活动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推进湖南美术更加繁荣兴盛加油鼓劲,希望借这次展览的成功得到的启示和经验,为明年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上湖南美术家讴歌湖湘、讴歌人民、讴歌时代的精彩之作。

  明代立国,定都金陵,经过20多年的建设,金陵人口逾百万,这座江南地区最为重要的文化名城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江南富庶的经济资源和发达的商品经济滋养了这座城市,使之成为了南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明清之际,朝代更迭使得金陵又成为政治上极为敏感且十分微妙的地区,金陵一下子涌入了许多明朝遗民,他们有不少选择了在这座前朝“留都”里或造访、或游历、或定居,或客留、或鬻画、或课徒,以致金陵的文化氛围浓厚,绘事活跃。这些云集于金陵的画家逐渐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的特殊艺术群体。

观众在参观达·芬奇作品《美丽公主》。新华社记者 孙参摄

圆明园养雀笼(摄影) 19世纪70年代 托马斯·查尔德

据介绍,此次活动于今年2月启动,征集到了从1978年到2018年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或全国大型展览中入选、获奖的作品280件,征集到反映改革开放40年来的重大事件、人民生活、自然景观、人文标志的优秀现实题材原创作品40件,作品涵盖国画、油画、水彩、雕塑等多个门类。可以说,参展的320件优秀美术作品代表了改革开放40年来湖南美术的最高水平。通过这些作品,富饶美丽幸福的新湖南呼之欲出,老中青艺术家们的才华竞相绽放,集中展现了40年来湖南社会的巨大进步和湖南美术的长足发展。

  这些书画家大都具有共同的遗民意识,沉浸在对故国无尽的怀旧之情中,常藉着凭吊明孝陵,赋诗怀旧等活动遣情。他们流连于金陵的山水草木之中,将这种情怀寄予在他们的画作和画题中。将画家的个性、学养与政治立场,或积极、或消极的心态寓意于画成为金陵诸家绘画的共有特点。他们的艺术风格各异,展示出多元化的艺术文化追求,使当时的金陵画坛呈现出复杂而丰富的生动面目。

达·芬奇的粉笔素描《美丽公主》、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倚靠十字架的基督》、拉斐尔的木版油画《圣家庭(拿书圣母)》……近日,“世界巨匠——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特展在南京博物院拉开帷幕,68件文艺复兴“美术三杰”及其追随者的作品纷纷亮相。特展通过油画、雕塑、素描手稿等艺术作品展现艺术家创作的构思过程,还原艺术家们最本真、最初始、最愿意表达的艺术语言。

“与语言文字记录的历史相比,摄影记录的历史具有某种‘宛如眼前’的在场性。于是,在推理和想象之外,人们有了第三种与历史相逢的方式。”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陈岸瑛说,纪实影像虽然不能替代所有的历史证物,也无法满足人们所有的历史想象,但它的确带给人们一种反思历史的新形式。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则谈到策划此次展览对中国美术馆学术方向的促进作用:“中国美术馆是以收藏、研究、展示中国近现代艺术作品为主的国家造型艺术博物馆,在馆藏的11万件美术作品中,即有自北宋苏轼《潇湘竹石图》始,涵盖元明清各个时期的古代书画1200余件,可谓自成体系。此次与南京博物院联合主办十七世纪金陵地区的绘画珍品展,旨在共享两馆的馆藏资源,让广大观众领略古代绘画艺术的魅力。也通过这次展览,增强两馆之间的良好互动,也是对传统文脉的深入梳理与接续,更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

1.用眼睛“触摸”文艺复兴

11月27日,“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展览汇集了活跃于19世纪的21个知名摄影机构和摄影师(部分佚名)的120件摄影作品,涵盖人物肖像、风物景观、市井生活、城市和建筑等多项内容,较为全面地映射出19世纪下半叶中国社会的风貌。

  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谈到,为了让中国美术馆的观众能够完整领略“金陵画派”超凡脱俗、怡情于天地间的绘画情趣,南京博物馆共拿出70件套精品收藏,其中就包含14件一级品、25件二级品,这些“作品都有一种清新静谧的气质,不染世尘,画面中表现出落寞孤寂、清冷高雅,有很高的艺术感染力。他们取法五代、两宋时期的传统,以金陵的某些实景为基础,着意诗化处理,笔墨精致细腻,成为明末清初金陵地区绘画的主流审美。在画法上则善于从生活经历和山水实景中领悟创作的手法,写实性较强。”

占据展厅“C位”的基督雕塑吸引着观者的视线,诉说着米开朗基罗本人复杂而矛盾的精神世界。“艺术家赋予雕塑以灵魂,这次展出能让观者有机会用眼睛去触摸文艺复兴,领略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看得见的文明。”策展人之一、南京博物院展陈部崔小英告诉记者,此次展出的68件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这座真人尺寸雕塑《倚靠十字架的基督》,它完美诠释了米开朗基罗的性格特征与内在品质,传递着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最为真切的心灵陈述与精神诉求。

19世纪下半叶是中国重要的转型阶段,是衰败腐朽与求强图变并存的时期,也是经济活动相互汇通、文化思想西学东渐、政治变革潮起潮落的时代。而此时,发明不久的摄影技术进入中国,开始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全面记录那个时代。展览中的许多照片对于人们了解这段时期的中国文化非常重要,同时它们也体现了摄影实践在中国的发展过程。

  关于美术馆和博物院之间藏品资源的互动,吴为山馆长进一步认为,“中国美术馆近年来实施的捐赠与收藏系列展、典藏活化系列展、学术邀请系列展、国际交流展系列、新年展系列等已经渐成体系。我们不仅专注于对本馆藏品的梳理与推广,更致力于推进国内外的馆际交流工作,实现藏品和学术资源的高度共享,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为优质的文化服务。用好藏品,不仅仅是每一个美术馆和博物馆围绕自身的建设而设定,更应该建立一个加强馆际资源共享的有效机制。中国美术馆和南京博物院作为国家级美术馆和博物馆,也希望通过此次合作,对未来中国的美术馆和博物馆的协同发展和建设,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

走进左边第一个展览区域,一张绘于羊皮纸上的青年女子侧颜画像惹人注目。这幅名为《美丽公主》的粉笔素描画为达·芬奇原作,创作技法与艺术价值可比肩《蒙娜丽莎的微笑》,堪称其作品序列中的国宝级别。达·芬奇采用粉笔与蜡笔交织的画法,使得女子的眼睛非常简单与优雅,微笑似有若无,散发着“理想之美”。

从日常百业到城市风貌、中国风俗传统以及生活方式,如洒扫、纺织、理发或戏服扮相等,在展厅中一一展现。威廉·桑德斯拍摄于1871年的《中国生活和人物速写集》为观者提供一个了解中国人日常生活的窗口,他记录了诸如纺织工人、衙门里的请愿者等各式人物,这些场景经过巧妙的设计,尽可能地还原真实生活。山本赞七郎的《骡车》、托马斯·查尔德的《驼队》,记录了当时熙来攘往的商业活动和载运货物的场景。威廉·桑德斯的《上海豫园湖心亭》中精妙的几何对称性与托马斯·查尔德《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中的蛇形桥拱都是优秀的视觉艺术作品,亨利·坎米奇所拍摄的《上海龙华寺》及《苏州的桥》中奇特的不对称性则凸显了这些建筑令人过目难忘的特质,这些建筑摄影中所呈现的惊人细节具有强大的美学力量,对建筑史学家以及建筑保护工作者而言更是弥足珍贵。

  龚良院长在为展览撰写的前言中也强调,“南京博物院以丰富的馆藏享誉业界,其中明清书画自成体系,颇具特色。吴门画派、娄东画派、虞山绘画、金陵画派、扬州八怪、海上画派、京江画派等大大小小书画流派的典型之作,不一而举,基本涵括明清各家各派、各种风貌,具有较强的系统性收藏。近年来,随着馆际之间资源互补、共享,交流合作的不断加强,这些藏品不断走出南京博物院,被国内外的博物馆、美术馆等文化机构引进,广受社会各界的青睐和公众的好评。”

“达·芬奇是最早描绘和赞美世俗女子之美的艺术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是一位痴迷于发明创造的发明家和工程师。”崔小英介绍,此次特展精选达·芬奇在解剖学、物理学领域的多部研究手稿进行展示,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长达38页的《鸟类飞行手稿》。

肖像照也是展厅中极其亮眼的部分。一幅好的肖像照能令观者从画面中感知到被摄者鲜活的人性——他们的思想、情感、性格以及面对镜头时的态度。展览中的许多肖像照片情感细腻、真切动人,如桑德斯拍摄的《广州女子像》,被摄者动作羞涩,甚至带着防御的姿态;托马斯·查尔德的《新婚夫妇》中,主人公春风满面又有一丝谨慎;梁时泰所拍摄的《李鸿章》是一幅包含冲突性的杰作,照片中李鸿章的身体姿态犹如新生,面部表情却仿若还在沉思;而约翰·汤姆逊所拍摄的李鸿章则完全是另一种气势:两手备于身旁,肩膀后撤,如同将要应战的拳击运动员。

  据悉,展览持续至2019年1月1日。

鸟类形体、飞行器模型、机械工作原理……翻阅达·芬奇手稿,这位天才为了保护自己的研究成果而发明的“镜面字”让人称奇,随处可见的意大利语、拉丁语和方言填满了草图间的空白,速写、插图、注释一层叠一层,比较完整地概述了他长期观测、思考的全过程。“这些观测结果和概念在20世纪初成功发明飞机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崔小英说。

“这些珍藏至今的图片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详实的史料,而且生动展现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气息和美学风格。”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副馆长苏丹介绍,摄影进入中国,首先形成科学对传统文化观念的冲击,尤其是它对人类影像强大的摄取能力,对于一个习惯以阴阳来解释世界、分析自我的民族来说,是存在许多忧虑的。因而早期进入中国的摄影师在推广摄影方面煞费苦心,他们首先说服皇族和贵族接受摄影,然后进一步传播并影响商人和普通民众。上流社会的示范性生活风尚产生了积极作用,最终推动摄影成为那个时期最时尚的事物。这种风尚促成的市场客观上形成了摄影文化的良好生态,导致越来越多的摄影家来到中国,同时本土摄影力量诸如香港的赖阿芳、天津的梁时泰以及众多商业摄影机构开始兴起。“摄影介入中国人的社会生活是个重要事件,它如同一个杠杆的支点,对于撬动传统、封闭的思想具有关键性意义。”苏丹说。

展览介绍

“要真正了解艺术家是不容易的,但艺术家的一部作品强过千言万语。”展览策展负责人王贵阳告诉记者,与以往在中国看到的文艺复兴展览最大的不同是,此次展览策展重心是用大量素描手稿引领观者理解艺术家创作的构思过程。“任何一位艺术家最后的创作成果实际上都是在手稿基础上逐渐完善的,手稿能帮助观者更直观地了解大师的创作构思或想法。”

据了解,此次展出的作品是从史蒂文·洛文希尔收藏的1.5万多张中国早期摄影照片中精选而出的,都是由当时活跃在中国的顶尖摄影师所拍摄。“从河流到山川,从长城到紫禁城,这个以在中国拍摄的原版照片为主的展览捕捉了19世纪中国的历史建筑、祭祖遗迹、民族面孔以及传奇美景。这些照片中已经消逝的人和地方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同时也是现代中国被建立的基石。”洛文希尔说,放眼世界摄影史,中国早期摄影最为稀有珍贵,但这些照片迄今没有被中国乃至国际学者大量研究和利用。“作为一名藏家,我的最终目标是希望通过收藏来创建和保存一个伟大民族与国家的视觉史。希望我的收藏可以激发人们反思这些图像,并为中国和国际学者以及大众提供启发,促使他们去接触和了解中国摄影艺术这个令人兴奋的重要领域。”(记者
高素娜)

金陵盛迹——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

2.与艺术作品面对面对话

金陵作为江南首府,南都的风姿,历史的悠久,山川的秀丽,赢得了诗人画家不绝的歌咏描绘。文化的昌盛,经济的繁荣,生活时尚的风流,与书画相关行业的便利,富商大贾和书画鉴藏家的存在,使金陵具有磁铁般的吸引力,不但孕育出一大批本土画家,也聚集了来自各地的艺术家。或文人画家,或职业画家,或半文人半职业画家……多种艺术思潮交相辉映,各派画家过往相从,切磋交流,使金陵城成了时代潮流的汇合处,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多元化局面。

步入米开朗基罗及其追随者作品展示区,高175cm的雕塑《哀悼基督》(复制品)赫然可见。雕像表现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圣母玛利亚抱着耶稣身体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的情景。与其他雕塑不同的是,米开朗基罗一改浮于表面的悲痛表情,也没有着重突出耶稣身体上的伤痕,内心巨大的悲痛与面部出奇的平静形成强烈的对比,给人以唯美的震撼。

第一部分金陵前贤

“《哀悼基督》被誉为米开朗基罗最著名的巅峰之作,也是唯一有米开朗基罗签名的作品。这一艺术高峰至今无人超越。”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刘文涛介绍,南京博物院每年会有一到两场国际文化展,希望通过展览让观者对西方优秀文化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而不仅仅记住一个又一个响亮的名字。“拿这次展览来说,文艺复兴的艺术高峰不是突然出现的,米开朗基罗为什么被称为文艺复兴艺术最高潮的缔造者,这需要观者近距离用心去领悟。”

明末,金陵文化界以文士为其主导,既有在朝身居高位的官员,也有在野的隐士与苦读的青年才俊。他们大多能坦然面对明末社会政治状态,常常倘徉于山水名胜之间,以写书作画为娱。松江董其昌曾短暂为官南京,半官半隐,成为十七世纪初文人逸士的典型,为许多文人所效仿,所作山水画风在文人画家群体中影响颇大。从十六世纪末开始,各地的职业画家为繁荣的商业文化吸引,纷纷流寓南京。而金陵本地籍的半文人半职业画家悠游翰墨,多沉浸于明末的吴派、松江派、浙派(武林派)、新安派等的画风之中,基本上保存着典雅的痕迹。

“文艺复兴是历史,更是语境。”南京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周宪告诉记者,对于中国来说,文艺复兴是一面“镜子”、一个“工具箱”,是重要的灵感源泉。借助它,人们可以在文化比较中获得差异性印象和自我意识,知己知彼地进入世界文化阵营、找到自己的位置;在社会面临巨大变迁和转型时,人们可从其中找到用于解决问题的有效“工具”。“无论是艺术家、批评家、理论家还是思想家,都能从文艺复兴中找到真知灼见、获得本土文化创新的灵感。”

蓝瑛 山庄秋色180.1cm×57.7cm 1658年 清代 中国美术馆藏

据了解,此次特展吸引了众多绘画、雕塑、摄影爱好者,南京艺术学院雕塑专业的老师还将课堂搬进展览馆,让学生与艺术作品进行一场面对面的深度对话。“杰出的艺术品需要近距离用心去感受。”南京艺术学院雕塑专业大三学生李睿告诉记者,我们在课堂上经常把艺术家的故事、艺术风格、精神表达当作知识,去学习、去记忆,“这次学习让我们能更直观地体味艺术家的精神世界,引导我们如何将真实情感融入艺术创作,让艺术品开口讲话。”

蓝瑛 山庄秋色180.1cm×57.7cm 1658年 清代 中国美术馆藏

3.画出完美的理想世界

董其昌 松溪幽胜图 134.6cm×46.6cm 明代 南京博物院藏

从米开朗基罗及其追随者作品展示区继续往前,穿过另一道拱形门就到达拉斐尔及其追随者作品集中展示区,本次展览共展出拉斐尔及其追随者的12件作品。

查士标 云山图轴 172.8cm×42.5cm 清代 南京博物院藏

“我的画是否是完美的艺术,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努力使它达到完美的程度。”拉斐尔是文艺复兴盛期以塑造圣母形象著称的古典主义绘画大师。他笔下的圣母淳朴、仁慈、美丽、和颜悦色,表现了一种平民式的母爱和人情味。木板油画《圣家庭(拿书圣母)》中圣母低头温柔地望向圣婴,整幅画线条、用色圆润典雅,构图、形象圆满谐和,女性的温顺文雅之美和母爱的伟大表现得酣畅淋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