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来自香港的艺术组织map
office建造了一个六米高的装置作品,作为2018泰国双年展的一部分。

摘要:11月16日下午,江苏省文联名家名作工程“无界——聂危谷中国画作品展”开幕式在江苏省文联艺术剧场举行。嘉宾为展览揭幕省文联主席章剑华致辞省文联主席章剑华在讲话中对聂危谷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聂危谷的艺术创作具有学术性、创新性和独到性,有着明显的学院派特征,他在创作中解决了画什么这个题材问题和怎么画这个艺术语言

摘要:南京宁海中学党委书记杜惠英主持讲座11月27日下午,由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主办,南京市宁海中学、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宁海中学美术教育基地承办的“生活美学——陈国欢艺术讲座”在南京宁海中学成功举办。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陈国欢讲学现场活动现场,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陈国欢从艺术角度为宁海学子们讲解“衣食住行中的生活美学”,陈国

摘要:“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今晨获悉,知名画家黄永厚于8月7日晚19点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黄永厚与杂文家陈四益曾在《读书》等杂志开辟

原标题:泰国6米高的鬼岛

11月16日下午,江苏省文联名家名作工程“无界——聂危谷中国画作品展”开幕式在江苏省文联艺术剧场举行。

南京宁海中学党委书记杜惠英主持讲座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今晨获悉,知名画家黄永厚于8月7日晚19点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来自香港的艺术组织map
office建造了一个六米高的装置作品,作为2018泰国双年展的一部分。鬼岛是由在甲米府和安达曼海周围的海域里遗留下来的渔网制成的,由于这些岛屿多由不同层的沙土堆积分层而形成,所以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周围岛屿的地质情况。该装置旨在强调一些重要问题,例如海洋废物污染问题,以及保护环境的必要性。

嘉宾为展览揭幕

11月27日下午,由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主办,南京市宁海中学、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宁海中学美术教育基地承办的“生活美学——陈国欢艺术讲座”在南京宁海中学成功举办。

黄永厚与杂文家陈四益曾在《读书》等杂志开辟文画专栏,针贬时弊,影响极大。

所有图片均由map office提供

省文联主席章剑华致辞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陈国欢讲学现场

黄永厚与其哥哥黄永玉同是知名画家,但内在风格却有较大不同。据业内人士介绍,兄弟俩曾有十多年不相往来,后来终于和好,其中一言难尽。黄永厚身上的文人气更重。

甲米府以独特的喀斯特岛屿景观和清澈湛蓝的海水而闻名,但除了是旅游胜地外,该地区还支持很多捕鱼活动。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海上丢失、废弃的渔网数量不断增加。这些渔网对海洋环境造成巨大破坏,会缠绕住鱼、乌龟等生物。对于这个项目,map
office与一群致力于环保事业的潜水员合作,他们保护岛屿周围的珊瑚,并从网中解救被困的动物,回收渔网。通过这种方法,他们免费获得了建造新岛的主要材料,并且有效地证明了清理海洋这一最重要的理念。

省文联主席章剑华在讲话中对聂危谷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聂危谷的艺术创作具有学术性、创新性和独到性,有着明显的学院派特征,他在创作中解决了画什么这个题材问题和怎么画这个艺术语言问题,题材上的突破在于他把都市建筑作为自己艺术表达的主要对象,作为自己国画创作的重要题材,艺术语言上的突破在于其对水墨语言为主的语言体系进行积极的创新,使之更适合现代都市元素的艺术表达。

活动现场,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陈国欢从艺术角度为宁海学子们讲解“衣食住行中的生活美学”,陈国欢用生动的事例、幽默诙谐的语言,引人入胜,他的讲解引导和培养学子们从生活的细节中发现美、感受美、亨受美的习惯。讲座后他还和学子们互动交流,从艺术创作等方面为大家解疑答惑,从而解决学子们的学习中的相关问题。得到了学子们的热烈欢迎。学子们纷纷表示,能在校园内直接向名家学习,收获多多!这种形式太棒了!

作为画家、作家,黄永厚从来不愿意当一件工具,哪怕是一件金光闪闪的工具。这是黄永厚在画上喜欢题写长跋的一个理由。长跋,是黄永厚观察现实,反思自己的过程,是黄永厚不甘沉沦,拒绝媚俗的表现。

在甲米国家公园收集”幽灵渔网”

聂危谷致答谢词

南京市宁海中学校长徒福香说,我校每年都定期邀请德艺双馨的艺术名家为同学们讲座、示范,让同学们在校园内与名家名师零距离,为他们在学习和生活中提供开阔视野、启迪智慧的机会,为同学们在人生成长的关键时刻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艺术观和人生目标。

画家黄永厚(1928-2018)

鬼岛竹建筑与bambugu /蔡大师

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王建为聂危谷颁发“名家名作工程”入选证书

中国画学会理事、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翟优表示,学会在高云会长的正确领导下,五年来坚持学术建设、服务社会和走向海外,先后在海内外举办了200余次活动,得到了海内外各界人士的赞扬。学会的艺术名家杨晓阳、孙克、丛志远、高云、周矩敏、聂危谷、张广才、徐生华等先后走进宁海中学为学子们讲座、现场示范,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得到了大家的好评。今后我们将继续把这项公益活动做好,请更多的艺术名家走进校园,为宁海中学“美的教育”作出应有的贡献。

8月7日晚十点多,画家黄永厚家人发出讣告:

鬼岛编织”幽灵渔网”

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徐昕接受聂危谷捐赠作品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陈国欢与副会长兼秘书长翟优在南京宁海中学

家父黄永厚老先生于8月7日19点仙逝

从珊瑚上取下网

聂危谷是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我省著名中国画画家、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曾这样评价他:“聂危谷绘画的言说方式与言说内容构成了一种不可分割的整体。他的自由挥洒,超离客体结构的建筑,正好与他力图凸显的精神性生命符号相互默契。”此次展览共展出60余幅作品,分为荷花和建筑两个部分,是聂危谷在中国美术馆、南京大学星云楼南大美术馆、意大利佛罗伦萨大教堂会议中心、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举办的“世界观——聂危谷中国画展”系列展览的汇报展,也是艺术家矢志不渝,再创艺术新篇章的集中展示。本次展览主题命名为“无界”,是聂危谷对自我创作新阶段的概括,标志着他已从解构传统和现代水墨画的固有范式,到向着更为宏远、更为自由的艺术天地前行。

陈国欢,祖籍广东梅州,1956年出生于苏州。国家一级美术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为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省直分会副会长,江苏省美协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国家工美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南京书画院特邀画家。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毕业,先后师从周思聪、陈大羽等先生。1991年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1997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个人画册,2013年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个人画册,2015年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画展,2016年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个人作品集,并在苏州美术馆举办个展。出版有《陈国欢画集》、《又欠居墨稿——陈国欢画集》、《水无痕·墨有迹——陈国欢中国画作品》等。

黄河

鬼岛俯视

高棉微笑

黄风安泣告

丢失、废弃的渔网

罗马怀古-纸本彩墨-97x180cm-2018

老友相聚,左起:许麟庐、黄苗子、黄永玉、黄永厚

鬼岛之夜

“无界——聂危谷中国画作品展”还展出了艺术家近期创作的新作,如《诺亚方舟》、《太阳金字塔》、《天空与远方》等更趋简约单纯和符号化的物像,剥离了以往借景抒情的媒介性,提升为诘问天地和人生、今世与未来的心灵图景。

黄永厚生于1928年,土家族,湖南凤凰人。在黄家排行第二,早年因其兄长黄永玉离乡求学而承担起了黄家“长子”的责任,后又因画过抗战宣传画而应召当兵,入过军校,做过中尉;新中国成立后,由哥哥黄永玉介绍,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读书。
1960年,从央美毕业后去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执教。黄永厚藏书、读书甚丰,属于中国画中的“文人画”派,其作品除少量山水、花卉外,大都取材于历史题材和民间传说中的人物。曾在画作中题“尽似古人,要我何用”以自况。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当地海鸟参观幽灵岛

展厅现场

黄永厚画作《聊斋人物》

“名家名作工程”是省文联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落实江苏省委文艺高质量发展部署要求的具体举措,迄今已推出一批江苏省具有较高艺术成就的文艺名家,得到艺术家的积极响应,获得社会的广泛好评。“无界——聂危谷中国画作品展”是江苏省文联2018年“名家名作工程”第二场活动。

他曾说,“画家就不是社会人吗?不闻不问那把砍刀就不会砍到画家脖子上了?要讲读书,《论语》、《庄子》、《史记》都管不到这个份上来,你得另想办法去找书来读,读读报评听听高明如何评价。我的画就像当前的时评,我不做旁观者。要起哄那是不用学习的,最近我读勒庞的《乌合之众》就是从这本书里照自己的影子。你看看,有几个人逃出‘乌合之众’?尤其像我这样当兵出身的人,可以说是天生的由人支使的料。”

据悉,本次展览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办的展期为11月16日至21日。

一位学者对“澎湃新闻”表示,黄永厚先生特别喜欢《世说新语》,画过不少关于《世说新语》的题材。他曾说:“想达到《世说新语》的味道,很难。明清小品,像张岱那种,写得多好。这个社会让人体会不到快乐的生活,体会不到诗意。假如你们写不出像李义山这样的东西,怨不得你们,生活所逼。我们极容易做奴隶,以前做极权政治的奴隶,现在做钱的奴隶。”

黄永厚先生作品《阮籍》

面对画坛流行“钱多人傻”之象,黄永厚依然保有古风。他说:“这个世界没有谁对不起我。但我一点也不吸引眼球,讲话绝对语不惊人。”而黄永玉在为他写的《晨钟暮鼓八十年》中说:“他的画风就是在几十年精神和物质极度奇幻的压力下形成的。我称之为‘幽姿’,是陆游词中的那句‘幽姿不入少年场’的意思。无家国之痛,得不出这种画风的答案。陆游的读者,永厚的观众,对二者理解多深,得到的痛苦也有多深,排解不掉,抚慰不了。”

中国作家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张瑞田说,黄永厚先生是一位有思想、有激情、有正义感的画家、作家。他在北京居住期间,屡屡拜访,衡文论艺,受益多多。

黄永厚先生作品

张瑞田认为,作为画家和作家,黄永厚的画品、文才,出其右者寡矣,“依我的目光来看,黄永厚是画家中文人,是文人中的画家,因此,他的画作,处处可见机趣、禅思,他的文章,字字映现学识、哲理。常常在《书屋》《读书》等杂志拜读黄永厚文配画的作品。画放达、清冷,文沉重、深刻,体现阅历,洞见卓识。作为画家、作家,黄永厚从来不愿意当一件工具,哪怕是一件金光闪闪的工具。这是黄永厚在画上喜欢题写长跋的一个理由。长跋,是黄永厚观察现实,反思自己的过程,是黄永厚不甘沉沦,拒绝媚俗的表现。”

黄永厚的学生陈远说:“这些天,一直在想,等天气凉快一些就过去看望老人家,不想竟接到噩耗,手一直抖,不愿相信这是真的。这个教我自由的老头于8月7日晚7时走了,十年师弟,情如父子,8月8日我要去合肥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出版人李怀宇追忆说,黄永厚当年在北京郊区通州的家颇为简朴,大别于黄永玉同处通州的豪宅“万荷堂”。一进门,但见黄永玉的字:“翻你东西的人肯定是个天才,你要想法赶快把他轰走。”进了客厅,一眼看出黄永玉的画,相似的题材我曾在范用家见过两幅,这一幅的题字为:“除却借书沽酒外,更无一事扰公卿。吾家老二有此风骨神韵。”两边有一对联,乃是聂绀弩的诗句:“中年多隐痛,垂老淡虚名。”黄永玉、黄永厚曾有近20年不相往来,后来兄弟和好,一言难尽。

黄永厚先生作品《 板桥》

《开卷》主编董宁文说,上月还在与雷电先生电话中说秋天一道去合肥看望病中的黄老。那次电话中主要谈到黄老的近况以及前几年大病之后的恢复情况,心情颇为沉重,“拜识黄老多年,惠我良多,是我心中一位响当当的长者,愿老人安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