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景德镇的手工艺人在展示瓷器制作工艺

山西省高平市良户村的巷子。资料图片
山西省高平市良户村村民进行民俗表演。资料图片 山西省高平市良户村远景。
资料图片

仿馆藏商代猪尊

海外收藏的中国古物都是原封不动的完璧吗?古董市场可以纳入考古学史的研究范畴吗?考古学家、收藏家、掮客是如何干预考古发现及其刊布的?

英国《独立报》网站4月14日发表题为《景德镇:中国白色黄金的诞生地》的文章称,每个周六清晨,小镇上的创意产品被整齐地摆放在一个大院里。在一排排的摊位前,年轻的设计师们推销着他们的作品,从优雅的茶具到手绘陶瓷耳环,琳琅满目。我以为自己身在伦敦东区,直到被周遭的汉语提醒才意识到,这里是景德镇,中国的一个三线城市。

近年来,各地古村落被毁事件时有发生。然而,来到太行山下,走进古村落良户,瞻仰楼台亭榭,细品古戏民谣,仍能感受古人在这里酿造的文化气场。这一座活着的太行古村落,从深邃的岁月中走来,饱历沧桑,如今为何还这样温润而鲜活?业内专家表示,古村落保护的碎片化,割裂了整个文化生态系统,会切断流淌的文化血脉,因此要对古村落进行整体性、活态性、原真性、延续性的保护,恢复其固有的生机与活力。

青铜导引笔筒

讲座现场

中国制造的标签往往让人联想到劣质产品,但情况并非总是这样。几个世纪以前,中国是超级艺术大国,其精美的手工艺品享誉全球。当欧洲人第一次看到中国瓷器时,无不惊叹于这种半透明的精美艺术品。他们的结论是,瓷器一定是以魔法制成的,他们把瓷器称作白色黄金。

古村落要进行活态保护

我国博物馆行业的首部全国性法规文件《博物馆条例》已于今年3月20日正式施行。该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国家鼓励博物馆挖掘藏品内涵,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增强博物馆发展能力。如今该条例施行即将满月,省会长沙的几家博物馆在积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方面,都取得了哪些成绩,又面临哪些困难?记者就此事对湖南省博物馆、长沙市博物馆、长沙简牍博物馆等进行了采访。

4月12日,中山大学历史系徐坚教授在上海博物馆观众活动中心的讲座《并非时间胶囊:二十世纪里的金村器群》,试图解答上述疑问。这也是徐坚在上博考古学史讲座的第二讲。

他们想不出瓷器是如何制作的,但却知道它来自何方:昌南镇。昌南瓷器在欧洲颇受欢迎,据说早期商人就以昌南镇指代整个中国一种说法认为,受外语发音影响,昌南(Changnan)逐渐演变为China(中国)。

站在良户村前那高大的牌楼前,一块石碑记载着良户的历史:在唐代中叶,有了郭、田两姓家族在此地建庄,史称两户。宋初陆续有王、李、秦、赵、张等姓迁来,至元初已初具规模,村名也由两户改为良户。山西高平市良户文化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杨建新说:对古村落要进行活态保护,恢复其固有的文化活性,让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动态融合。

博物馆也卖萌,文化创意是块宝

失而复原的金村

在瓷器发明数千年后,昌南镇即现在的景德镇,仍是世界最重要的陶瓷生产中心之一。

这里的民俗文化丰富多彩。擎神会、散路灯、迎神赛社等民俗,依然鲜活地留存于民间。传承最完好的当是正月十七的社火节,当夜幕降临,彩灯如链,流光溢彩。村民们打完铁花后,举行庄重的散路灯游动,上党八音会、民间社火等民俗悉数上演。

提起博物馆卖萌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成功案例,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的一款朕知道了的胶带纸在文博系统内可谓是家喻户晓。这款胶带纸上的四个汉字来自台北故宫馆藏的康熙朱批奏折,一经推出便卖断货。据媒体报道,仅2013年台北故宫文创产品销售收入就近9亿元新台币。

盗墓远比考古历史悠久。盗掘成了中国考古史上挥之不去的阴影。洛阳金村就是因盗掘而为人所知的。19世纪晚期以来,洛阳地区古墓盗掘猖獗。由于东西走向的陇海铁路的修建,邙山南麓大量古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1928年夏天,金村村民就在邙山脚下发现了成组群的墓葬,由此拉开了一场前后持续将近六年的盗掘。次年,地下的器物流散到洛阳、开封、天津等古物市场,引起海内外古董商和收藏家的关注。结果,金村器物除了少数几件保留在国内博物馆外,大部分藏在加拿大、美国、日本等公私收藏之中。

相关文章